今年假期,一个饭店老板的独白

疫情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轨迹,但也放大了一些人的坚持。

下面是一个城市小微餐饮企业创业者的几个生活片段。没有太多曲折,也未必多感人,但足够真实。

2020这个鼠年春节,可能是近代史上,中国人所能享受到的最悠长的假期了。开工时间,从初八延到初十又延到元宵节后。

01

空无一人的闹市美食店

春节假期里,家住上海外环线的80后重庆小伙儿小齐,每天都保持着和平时一样的生活节奏,清晨7点醒来,吃完简单的早饭,就出门了,开着车,去市区自己那间新开了两个月,还不算步入正轨运营的日料店。

对,小齐不是一个无忧无虑,为假期延长而欢呼的打工仔,而是一个老板。

这个假期出门和平时唯一区别是带着口罩。

连续十几天的新冠病毒疫情已经霸占了电视、微信、报纸,所有人都是能宅在家就尽量宅在家。

明媚阳光下,车窗外的景色非常清晰:

原本最应该熙熙攘攘的大街小巷,如今冷冷清清的,有几个便利店还开着,只是没什么人进出,让人有种穿越到了欧洲的幻觉。

偶尔能见到几个穿着防护服的医护人员和警察在居民区附近忙碌,再就是路边几个穿制服的外卖小哥,懒洋洋地等生意。

但小齐的车子并没有因为人少就加速,因为,根本不用多想:最近几天,店里不可能有一个客人坐下来吃饭的。

今年假期,一个饭店老板的独白

02

一个码农的另类创业史

小齐的店面在武夷路上,周边有居民楼也有写字楼,而且大都集中在3公里半径范围内。

按理说个选址不错的餐饮店,但开张这两三个月来,只是勉强维持。疫情爆发后,小齐让员工休息了,自己坚持每天来店里做一下外卖单。

一到店里,小齐就打开音响,播放起熟悉的日本老歌,即便只有一个人在,也要营造一种和经营相关的氛围。他用这种方式告诉自己,脑子里的一根弦不能松掉。

很多人想不到,6年前,小齐还是个典型的理工男,在张江一家外企当了8年的程序员,说实在的,当时的收入待遇还不错,是同学历的同龄人的两三倍。每次同学聚会一般都是他来买单。

但任何事都是有代价的,那八年,小齐几乎没请过假,从来不早退并且每天都加班到半夜的他,发际线倒是早早地“退”了不少。

公司里每年都源源不断地加入很多北大清华甚至海外名校毕业生,一帮天才在后面你追我赶,必须得不断学新的东西,压力很大。

最重要的是,这碗辛苦饭的前景也已经很明了了,过了35岁就是老人了,当不上部门负责人的话,人生基本就定型了。

30岁那年,小齐一咬牙,辞职创业去了。小齐是重庆人,对美食也有些研究,在当时的女朋友,也就是现在的太太的鼓励下,在远郊的一个新建的工业园区附近租了民房,雇了厨师和小工,专门给园区送午间盒饭。

几乎每个中国男人内心都有个创业梦,而且选择餐饮业的比较多。原因也不是多高尚,主要就是电商饱和了,制造业利润低,餐饮门槛低,样式多,虽然辛苦,但在大环境里还算比较稳当。

至少,劳动力便宜,外地农村来的阿姨,给4000元的工资就愿意长期干。再加1000,就会乐呵呵地顶两个人用。

今年假期,一个饭店老板的独白

03

赚钱了,赶快买房子

一般人都会觉得IT行业和餐饮业跨度太大?可是进了这个圈子才知道,那些干餐饮的人,之前干啥的都有:公务员,运动员,教师,五金店主,服装店主,导游,开美容院的,甚至还有失业的劳教人员……

要是把餐饮简单理解为味道烧好就行了,那多半会亏本。什么事都离不开天时地利人和。

当时新的园区太偏僻,餐饮配套少,外买也不方便,午间盒饭是个空挡。

原本不善言辞的小齐,创业后变了很多,因为每天免不了要和食材供应商斗智斗勇,和房东讨价还价,十八般武艺用上才能搞定那些大企业行政主管……500人的大企业定下一年的午餐的话,就意味着一笔不菲的稳定收入。几千元的回扣购物卡都是小意思了。

小齐说,别看盒饭不起眼,一份20元的盒饭,成本最多8元。三、四年下来,小齐账面上多了不少钱,眼看着房价开始走高,领了结婚证的小齐认真考虑买房。

今年假期,一个饭店老板的独白

为了买哪里的房子,小齐和太太吵了好几次。

小齐觉得上海房子涨了好几波了,老家的房子也开始涨了,但还能接受,在老家买套大点的,让父母先享受起来,这才是赚钱的终极目的。而且,手上的资金不那么紧张。

而太太坚持要在上海买房,她认定北上广永远涨。哪怕手上的钱只付得起外环线附近一套小面积房子的首付,哪怕这房子到市区要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但也是一个自己的窝了。

买房的城市选筹问题也是老生常谈了,首套房资格不要浪费,尽量选一线城市,而且要尽量在自己能够得到的范围内买最好的。虽然这个定律不是绝对适用每个人,但多年实践下来,确实开启了完全不同的人生。

小齐最后在太太的一哭二闹三上吊下,全都照办。

后来回头看,小齐还是不得不感谢太太的英明,赶在大涨前的末班车买下的这套房子,几年里总价涨了两三百万,真的不比起早贪黑干餐饮来钱慢!

今年假期,一个饭店老板的独白

04

船小好调头

园区盒饭生意不错,但好景不长。两三年间,园区周边配套就基本全了,各种各样的餐饮店多了起来,而且园区还建了一个规模很大的平价食堂。

合同期一到,好几家订餐企业都退订了。小齐也想再去附近租门面,但租金已经高到承受不起了,只能另想别的办法。

考察了很久,小齐发现沪上日料店是条路,行情这些年非常好是有原因的。

首先,环境高雅没有油烟,符合“升级版”的消费需求,另外菜品单价高,回报率高,最重要的是健康时尚,有档次,特别受年轻人青睐。

尽管已经是外卖平台铺天盖地的情形了,但小齐的想法是认真做高档堂吃。

毕竟,日料是视觉美感要求很高的菜系,相差半小时,菜品质量就大打折扣了,要做就要往高端上做,否则和之前的盒饭生意有什么区别呢?

2019年夏天,小齐看中武夷路这家店面,立即签下合同,但后来后来波折不断,经历了大房东和二房东纠纷而导致的装修工程停工好几个月,好不容易在11月正式开业,又遭遇了员工嫌工资低集体离职的事件。

转让费、装修、平台广告、人工工资……几样加起来已经有将近40万花掉了,手上的余钱不多了。

小齐不仅把这家日料店看做自己的孩子,而是寄托他一切希望的独苗苗。

今年假期,一个饭店老板的独白

05

本以为是能赚钱补贴房租的“春节假期”

春节是餐饮的旺季,按以往经验,在大多数竞争对手放假期间坚持下来,十来天的营业额可以达到平时两三个月的,再加上能积累口碑,那么接下来的运营就轻松多了。

小齐许诺高薪留下来几个员工,并且备了好几万的高端食材。准备春节里大干一场。

然而,这一切美好设想都被突如其来的疫情给搅黄了,每天一个上门的客人都没有外卖,也寥寥无几。连电费房租都不能覆盖,更可怕的是不知道时候结束。

微信朋友圈里疯传的,关于餐饮业大佬西贝莜面村董事长贾国龙的一篇文章,让小齐特别揪心:2万人的企业,每个月亏1.5亿,小齐这个不到十人的店,比起来就是大象旁边的蚂蚁。但如果现状持续三个月的话,之前的一切成本都付之东流了!

资金流眼看要断档,小齐和太太都是外地考来上海读书并留下发展的平民家的孩子,父母微薄的养老金是不可能拿出来做支援的了,亲戚朋友们这几年也都因为买房而需要按月还贷,没有余钱出借。

唯一的办法是问银行借,抵押物就是现在唯一的一套住房。

考虑再三,小齐选了一个太太心情好的时候向她摊牌。有点意外的是,太太一口就答应了,是这些天因为疫情宅在家里,脾气都被磨没了?不管怎么说,小齐还是感到一阵轻松。

住房是遮风挡雨的所在,但在现代经济社会里“命悬一线”的时候,能站出来救场的,往往也是能换来真金白银的房子。

中午时分,外卖平台语音提示有两个客人下了订单,尽管每单还不到50元,并且路途在5公里之外,但小齐还是像听到福音一般激动,并且立即跳起来认真备餐。

捂得严严实实的外卖小哥到了,小齐想打听一下别的店是怎样的情景,还是忍住了。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这个道理大家应该都懂!

在这个特殊时期,比起同行动态,小齐更渴望听到的是,房租减免和社保和所得税能“大赦”的惊喜的消息….

今年假期,一个饭店老板的独白

(文中小齐为化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