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中的生活(13) | 福利院,饭店,我们送暖意,我们被温暖

战疫中的生活(13) | 福利院,饭店,我们送暖意,我们被温暖

1月21日,上海确认2例输入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病例。22日本来要到同学家去还是不去?探望那位患脑出血从死亡线上抢救存活的女同学是半月多前就好的,踌躇再三,几位同学还是决定不让患者失望。

大家聊着战胜病魔的故事,在阵阵笑声中很快到了午餐时间。男主人邀大家去附近饭店就餐。为了抗风险,大伙儿强烈要求在家里有啥吃啥。结果每人分得两个肉馒头、一小碗蛋花汤、一杯咖啡,午餐简单但心安心定。返程途中,戴口罩的乘客一下增多,我们告诫未戴口罩的一位女同学马上去买。

我要给父母备好口罩,急匆匆去几家药店,徒劳。微信求救,弟媳回信,她有医用口罩20个,送我10个。感动之余赞她“最有爱心”。23日清晨,戴上口罩乘地铁去看望父母,车厢里人人都戴上了口罩,怪不得网上戏称上海人“最拎得清”。接上母亲,去医院探望父亲,说好年三十上午带父亲出院,晚上全家吃年夜饭;说好阿姨带薪放假三天;说好年三十我陪父母睡一个房间,一起看春晚节目。

年三十一早去病房,见两人的行李都放门口了。结果主管医生说疫情升级了,老爷子还是住在病房保险。回房,父亲和专护阿姨听到消息,变了脸色。半月来,父亲天天掰着手指算日子,瞬间子虚乌有了,便大发脾气,高声叫嚷:“医生早就批准了,不能失信,我要出去!”母亲吓坏了。冷静片刻,我说:“医生听上级领导的决定,不让您出去是为了保障您的生命安全,必须服从党组织的决定!”想不到这话比药还灵,像困兽似的老父亲立马静音了。我立刻叫上出租车往返把好吃的年货、大红包给父亲送上,再表扬他听从组织安排,是个好党员。见父亲笑了,我们母女安心了。阿姨听说年初一早上我们来医院陪父亲,她可以休假一天,她也满意了。

年三十的年夜饭也是纠结事儿,两天前要求饭店能否将大厅换成包房,但饭店老总说她管辖的三家饭店,一百多个包间没有退房的。想想心有余悸在大堂吃年夜饭,真不是滋味。下午两点饭店告知房间号,全家老小天没黑就走进包房,舒适整洁的环境加上丰盛的菜肴、周到的服务,老母亲满意得不得了。

席间才知这间包房原是给老总父母订的。老总说今晚上岗的员工都是经过健康检查,测量过体温并持证上岗,消毒工作也比平时要求高,请大家放心就餐,话语温暖着大家。晚上陪母亲看春晚,母亲还咀嚼着年夜饭的快乐。她说过意不去啊,老总的父母把那么好的房间让给我们。

初三始,父亲住的医院病房,母亲住的福利院都实行了封闭式管理。宅在家靠微信、电话每天不间断关心父母的状况。父亲说:“医生、护士叫我们不要外出,可他们天天走出家门来为我们服务,他们是了不起的人。”母亲说,“你放心吧,福利院里500多个老人现在不去餐厅吃饭了,都由护理人员一日三餐送进房间。洗衣叠被、打扫房间、每日送报,服务可周到啦。”院方邀我加入了“逸仙颐养院家属群”……

1月30日,微信群里一名家属说出了大家的心声:“谢谢奋斗在福利院第一线的护理员,谢谢几位春节不休假的组长,你们也是抗病毒的勇士,是有情怀的天使,向你们致敬!”是啊,在这个联手抗病毒的日子里,广大医务人员、为老年人服务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在忘我无私地奉献,为他们点赞,向他们鞠躬感恩。(翁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