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心心念念的饭店、餐馆、大排档、小吃店,可能再也吃不到了……

疫情笼罩下,餐饮企业正面临着史无前例的烈火“煎熬”。来自中烹协的数据,疫情已致78%的公司营收损失100%以上。

生死关头,餐企们自己能做的,就是拼尽全力最后一搏。

西贝之后,走入大家视线的是兰州牛肉拉面,一碗面竟吃出了科举味 ,刷屏的视频中,餐桌围起白帐宛如考场,桌上的筷子、醋、碗碟如同文房四宝,埋头吃面的顾客则像极了考生。

你心心念念的饭店、餐馆、大排档、小吃店,可能再也吃不到了……

网友一笑而过,店主却五味杂陈。春节档本应是餐饮企业最风光的时刻,今年却因为疫情坠入谷底。海底捞日均亏损8000万,眉州东坡营收只剩5%,全聚德“转型”卖起蔬菜,西贝、呷哺呷哺、小尾羊们现金撑不过3个月……

新冠肺炎席卷全国,在绝境中挣扎的不光有病危的患者,还有垂死的企业。

饭店变成“菜市场”

大年初三一大早,北京老牌饭店全聚德的各个网点纷纷把蔬菜搬到门口甩卖,一起“转型”卖菜的还有眉州东坡、花家怡园、南来顺等,菜价甚至比周边的超市还要略低。

你心心念念的饭店、餐馆、大排档、小吃店,可能再也吃不到了……

同样的一幕发生在江苏中部的一个小镇,往年的这个时候,是办各种喜事的密集期,也是饭店最忙碌的时候。

一场疫情突如其来,2020的“春节档”戛然而止。从一线城市北京,到十八线小镇,由于大量订单被迫取消,尽快处理掉保质期只有几天的蔬菜就成了当务之急,有的饭店甚至还推出了周边配送服务。

眉州东坡总裁梁棣自曝“家丑”,从1月21号到1月30日,退餐总计11144桌,金额达1700多万,营业额较去年同期下超过9成。其实这也是全国餐饮企业的一个缩影,中烹协透露,今年年夜饭的退订量高达94%。

即便没有生意可做,全聚德、眉州东坡、呷哺呷哺等餐企依旧选择了营业坚守,毕竟无论是否营业,租金、工资等刚性支出都摆在那里。

于是便有了拉面馆“科举”一幕,不是陷入绝境,谁会拼命挣扎?

你心心念念的饭店、餐馆、大排档、小吃店,可能再也吃不到了……

海底捞、西贝莜面村、云海肴、太二酸菜鱼等9成以上的餐饮企业选择了停业,疫情的快速发展带来了诸多不可控因素,在客流大幅下降、安全隐患四伏以及监管“窗口指导”下,停业是唯一的选择。

不管是停业还是坚守,期盼疫情快点快点再快点结束是餐企们共同的愿望。

“达摩克里斯之剑”

此情此景让不少餐饮从业者想起了2003年的非典,如果那次是元气大伤,这次则是灭顶之灾。

专家管轶保守估计,新冠感染规模是非典的10倍起跳(一语中的)。经历过非典的餐饮企业都说,这次疫情对企业的影响数倍于非典。

2003年非典爆发期在3-4月,而新冠发生在餐企最为重要的春节档。天眼君查阅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去年餐企收入中15.5%来自春节期间。任泽平估算,今年春节7天行业零售额损失就达到5000亿元左右。

另外,17年前餐饮业利润有25%,现在已经降至10%。

当年停业也曾是很多餐企的选择,如今不同的是,彼时停业不发工资是普遍情况,随着法律的完善和维权意识的提高,现在即便停业也无法减少工资等刚性支出。

一份券商的研究报告中,2019年餐饮业人力成本占比约为21.11%,房租成本约9.3%,两者相加约占收入三成,构成了所谓的“刚性支出”。据估算,餐饮业一年的刚性支出高达1.42万亿。

你心心念念的饭店、餐馆、大排档、小吃店,可能再也吃不到了……

焦虑不仅如此,非典从恐慌期到结束大约3个月,新冠尽管致死率低于非典,但是传染性更强,潜伏期更长,发现及确诊更难,目前确诊人数已经高达6万人,这也意味着新冠持续时间将大概率超过非典。

不同于其它行业,参照非典,疫情基本结束后,餐饮业复苏额外还需要3个月。

时间恰恰是悬在无数餐企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撑不过三个月”

在武汉最困难的日子里,通过舆论求救是不少病人最后的希望,餐饮企业也是如此。

最先喊救命的是西贝,这家在全国60多个城市有400家门店的巨头,被认为是国内餐饮界和海底捞旗鼓相当的龙头之一,2018年营收就超过了56亿元。

一年前,董事长贾国龙说,西贝不缺钱,永远不会上市。一年后,已成“网红”的贾国龙又说,现金流撑不过3个月,或重新考虑上市。

你心心念念的饭店、餐馆、大排档、小吃店,可能再也吃不到了……

目前西贝400家线下门店基本都已停业,只保留100多家外卖业务,预计春节前后一个月时间损失营收7-8亿元。

国内最顶级的餐饮巨头,在疫情面前可以说不堪一击。

西贝是不幸的,西贝又是幸运的。一封刷屏的“求救信”换来了北京金融局的重视,顺利进入第一批重点支持企业名单,银行主动送来了4.3亿授信。

已经上市的海底捞,是国内市值最高的餐饮企业(1700亿港币),日子也不好过。

火锅龙头在全国有门店550家,员工超过10万人,停业期间每天损失的营收叠加员工成本高达8000万元。业内估算,仅这两项,海底捞休市15天,已损失超过11亿元。

即便是海底捞这样国内第一的餐饮企业,也只能维持工资支出7个月。

即将倒下的企业

“通知:假期延长到2月2日。通知:假期延长到2月10日。通知:假期延长到2月17日。通知:公司没了,不用回来上班了。”

这是疫情期间广为流传的一个段子,对于餐饮企业而言,这不是段子,它们的致死率可能超出想象。

昨天中烹协公布的数据,疫情期间,78%的餐企营业收入损失达100%以上;9%的企业营收损失九成以上;7%的企业营收损失在七成到九成之间;营收损失在七成以下的仅为5%。

“救命稻草”外卖效果也不明显,企业普遍反馈,外卖订单大量减少,同时小区还对外来人员和外卖人员进行着严格的管控。

另据清华、北大联合调研995家中小企业的数据,34%的企业现金流只能维持1个月,33.1%可以维持2个月,17.91%可以维持3个月,只有9.96%的企业能维持6个月以上。

因此,如果疫情持续两个月,67.1%的中小企业资金将断流;如果持续三个月,85.01%将断流;如果持续半年,9成以上的中小企业将无以为继。

西贝贾国龙说,一个月工资发1.56个亿,现金流按照极限算,即使贷上款发工资,也撑不过三个月。

撑不过三个月的何止西贝,有公开数据的上市公司中,不少已经面临实质性的现金流危机,不乏你们熟悉的呷哺呷哺、小尾羊、望湘园、小六汤包……

你心心念念的饭店、餐馆、大排档、小吃店,可能再也吃不到了……

头部公司、上市公司尚且如此,行业之难可见一斑。疫情过去,一批你熟悉的、经常光顾的餐饮企业可能再也吃不到了。

相信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也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但很多企业熬不过这个冬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