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饭店“开国大宴”的九大名厨都是谁?

1949年10月1日下午3点,开国大典在天安门广场举办。开国大典结束后,毛主席带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与会的六百多名代表,来到距天安门城楼咫尺之遥的北京饭店,参加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开国第一宴”,即“开国大宴”。

老北京饭店舞池局部,这里也是举办“开国第一宴”的部分区域。

如今,开国大宴的诸多细节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在开国大宴的服务人员中,竟然有一位日本人:小关胜二,他当时是北京饭店的一名员工。 小关为何出现在北京饭店?他为开国第一宴做出了怎样的贡献?

为开国大宴保障供电

北京饭店“开国大宴”的九大名厨都是谁?

北京饭店有着一百多年的历史。上世纪初,北京饭店被誉为“远东唯一豪华酒店”,它与六国饭店和东方饭店被称为“北京三大饭店”。民国时期很多重要人物,如孙中山、张学良、冯玉祥等人都曾入住过北京饭店。

1937年,“七七事变”日军占领北平。从此,北京饭店由日本人管理更名为“株式会社北京饭店”,饭店的管理人员也基本换成了日本人,董事长为石井忠平。1945年日本帝国主义战败投降后,管理北京饭店的日本人退出中国,饭店的日本厨师、理发师等服务人员大部分都回国了,但仍然有为数不多的日本人留在了北京,小关胜二就是其中之一。

笔者现年65岁,于上世纪七十年代进入北京饭店工作,担任北京饭店会计。工作之余,经常听北京饭店的老员工说起小关胜二的故事。

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那年的正月初三,中国人民解放军接管了北平城的防务。笑容满面、说话和气的解放军战士背着铺盖卷,住进了北京饭店。很多北京饭店的老服务员回忆道,他们和之前住店的国民党官兵非常不一样,解放军不打骂饭店服务人员。解放军的高级将领们还请饭店的服务人员跟他们一起吃饭、拉家常。

据说,一位解放军首长还递给小关胜二香烟,这令小关胜二非常感动,这或许也是他后来在北京饭店更加勤勤恳恳干活的原因。

曾参加“开国第一宴”服务的宋宝贵老人(当时是电话室话务员),给我讲了更多关于小关胜二的故事:小关负责修理电器,饭店地下室有他的工作间。那会儿,北京市面上卖的多是日本的电器,大多数小关都会修。另外,小关胜二还会开汽车、修汽车,他还教饭店的几名职工学开汽车。

北京饭店举行开国大宴的那天晚上,小关胜二在做什么工作呢?原来,为防备国民党飞机轰炸石景山发电厂,造成北京城停电,他和司机组的司机王恩和、郑国泰等人,在地下室的车库,用汽车和发电机相连接,一旦停电,他们就人工发电。

他们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北平和平解放后,国民党特务经常破坏石景山发电厂,北京城老停电。那时,周恩来等领导人常在北京饭店举行重要的会议,并常宴请国、共两党和谈的代表团成员。北京城经常停电,饭店领导也很着急,便找到技师小关胜二,要他想办法解决。经多次试验,小关胜二找到了解决方法:用汽车发动机和发电机相连接,用汽车的动力来发电。当北京城停电后,依靠发电机,北京饭店的主要场所,如前厅大堂、舞池和老西餐厅等处能迅速恢复照明。

王恩和老人也在很多年前,和我聊过这个话题。王恩和老人说,举办“开国第一宴”的那天晚上,北京市公安局加强了石景山发电厂的警卫力量,北京饭店没有停电,“就是停电我们也不怕,小关他们也会马上人工发电,保证开国第一宴的供电。”

每月工资折合小米450斤

不过,以上这些内容都是我听说,关于小关胜二的生活轨迹,没有确凿的文字证据。我一直想方设法寻找这方面的资料,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找到了一份珍贵的史料。

这还要从我和我的爱人说起。我的爱人朱丽亚,是一名教师。我和她都喜欢收藏一些老旧书报。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们常常到潘家园的“鬼市”、旧书报摊闲逛,收藏了一些古旧书籍。

有一日,我无意间找到一本薄薄的“北京饭店职工1949年10月上半月薪饷领收证明册”,封面上有新中国成立后的首任北京饭店总经理王靭的毛笔字。字写得很刚劲,内容为“照发十月十五日”,在日期上还盖有“王靭”两字的方形红色印章。

王靭毕业于北平中法大学,会讲流利的法语和英语,长期在北平从事党的地下工作。新中国外交部成立后他又被周恩来总理任命为礼宾司第一任司长。

这本小册子的装帧精美漂亮,古色古香。小册子是1949年10月上半月上岗工作的北京饭店总经理、部门经理以及各部门职工,应领取的半个月里折合成小米数量的工资手册。从小册子也可以看到,当时北京饭店有181个人,上面注明了姓名、职务、工种等。在姓名下面,还盖着领取人的朱红色印章,小册子有各种形态不一的印文,其中有大篆、小篆、九叠篆,还有隶书、仿宋体等印文,煞是好看。

“北京饭店职工1949年10月上半月薪饷领收证明册”中,有小关领取工资的记录。

在这本小册子上,我看到了一个个熟悉的名字,然后又看到了一个关注已久的名字:小关胜二。他的名字在第二页上,职务是技师,全月应领小米450市斤,上半月实领小米225市斤,下面是小关的印文,印文是朱红色,印章为圆形,“小关”二字为隶书繁体字,小关半月领工资金额为43875元,封底第21页注明:以上小米价格按每斤人民券195元计算(人民券是新中国成立初期使用的旧币)。

小关虽名列全册第15名,但所领工资,却远远高于所有的部门股长,甚至比开国第一宴的首位大厨朱殿荣还高。朱殿荣全月应领工资为350斤小米,小关比朱殿荣多领100斤小米。 我曾问过郑连福老人的月领工资折合小米多少斤?他告知是350斤。当时,他是“开国第一宴”的招待管理员,也是现场服务总指挥。小关月领小米的数量,高居全店181名干部、职工的第6位。以他这样的级别,他有资格,也有能力参与到1949年10月1日“开国第一宴”的服务工作中去。

有了这些资料,小关胜二在我心中不只是“传说”,而是实实在在的“前同事”了。我在上世纪90年代初,曾多方打听小关胜二先生的消息,但所知甚少,只是听别人说,他于上世纪50年代初回到日本,我现在都不知道老先生是否健在。

“开国大宴”更多细节

因为目前已经找不到“开国第一宴”的原始菜谱、酒单等相关文字性资料,而且70多年前参加开国大宴的北京饭店员工,大多数已作古,还有一部分因多年前工作调动,现已联系不上,我收藏的这本“北京饭店职工1949年10月上半月薪饷领收证明册”,也成为极为稀有的历史文物。2013年,针对一些媒体上关于“开国第一宴”的诸多不实报道,我应《人民政协报》春秋版主编杨春先生之约,写了一篇关于“开国第一宴”的文章,以正视听。我依据这本小册子,又找到参加过“开国第一宴”服务的部分老员工,并到图书馆查阅了大量资料,在文中披露了“开国第一宴”的菜谱,以及当时宴会的用酒:山西产竹叶青酒和绍兴黄酒(黄酒不知确切品牌)。

我还根据资料以及北京饭店的实际建筑格局,确定了“开国第一宴”的地址:法式七层洋楼的前厅大堂以及舞池与老西餐厅相连的大空间(并不是在如今大家熟知的国宴大厅举办,国宴大厅1954年才建成)。当时,如果举行上千人参加的大宴会,可把老西餐厅的大门打开,这样西餐厅、舞池与前厅大堂三处自然相连成为一个整体。宴席的主席台就设在面北朝南的西餐大厅里。

那么,“开国第一宴”的九大名厨都是谁?最初查阅北京饭店史料,能确定三人:朱殿荣、王杜堃、孙九富。同样,根据我收藏的小册子,对上面的厨师名单进行反复核实,又找出了另外六个人。这样便最后确定了“开国大宴”的九大名厨:朱殿荣、王杜堃、李福连、杨啓荣、孙九富、李世忠、王斌、杨啓富、景德旺。

2015年1月7日,我带领北京饭店的几名现任员工以及曾经参加过“开国第一宴”服务的三名老员工,一起到北京电视台做了一期关于“开国第一宴”的节目。该节目凭借翔实的史料和细节,在国内外产生极大影响。

在我写一系列关于“开国第一宴”的文章时,我时时想起小关胜二的名字。小关胜二先生以他勤奋的工作,成就了中日两国人民友谊的一段美丽佳话。在此,也衷心地祝小关先生健康长寿、吉祥快乐。同样也以此文,为参加过“开国第一宴”服务工作,且健在的北京饭店“老前辈”们,送上诚挚的祝福。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 作者 彭晓东

编辑:张鹏

流程编辑:吴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