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州梨花香雪海

林徽因那句“最美人间四月天”,道尽了对春天这个花团锦簇季节的赞美。林徽因曾来过河北赵州,可她与梁思成的到来是在1933年寒冷的冬天,当然不会遇见漫天飞舞的梨花了。否则,林徽因定会惊艳于梨花盛开香雪海的景色,在她的诗行里留下一笔。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清明节后,在赵州便可看到如此景致。25万亩的梨园中万顷梨花应时绽放,十里花海银装素裹,堆雪砌玉,漫天洁白,堪称人间仙境。海内外踏青赏花者一年多似一年,只为赴这场浪漫的梨花约会。

一早,我便约朋友们踏上熟悉的观花路,我们刻意避开官方沿途搭建的观光台,去寻一片清净的梨园赏花。车窗外是一树一树的梨花,树下,绿的小麦、黄的油菜、紫的二月兰相互映衬,一簇簇花团铺天盖地般向我们涌来。

我们来到杨户村一片连绵的百年梨园。嶙峋粗壮的老树均在百年以上,那长满青苔的树干似披着鳞甲的乌龙。

穿行梨园,不时可见三三两两的青年男女,女孩嗅着花香,数着花瓣,无不沉醉于梨花的圣洁,男孩则举起相机,留下她们青春的倩影。

梨园可以远观,感受它的波澜壮阔,也可以近瞧,领略其妩媚细腻。轻轻走近梨花,像抱起一个新生的婴儿,那花瓣像极了婴儿粉嫩的小手,手中托着红红的花蕊,让人心生无限的爱恋。而一簇梨花挤在一起,或含苞欲放或绽放吐蕊。迎面突现几株桃树,桃花犹如白茫茫画纸里洒下几滴粉嫩的红,尤为醒目。

梨林深处,有丝竹声传来。起初,我以为是游客自娱自乐,循声走去,却是当地梨农在劳作。电动三轮车紧靠大树之下,上了年岁的农人正握锄除草,树杈挂着唱戏机。一些游客在梨林旁的餐馆品尝梨乡特色美味大锅菜、葱花油酥饼、荞面饸饹……

其实,赵州梨花节的乐趣远不止此。不必去描摹写“梨花一枝春带雨”,不必去吟唱“梨花院落溶溶月”,尽可去听听梨园里的各种鸟鸣,采摘些春天的野菜带回家,最好呢,再于电脑前,写一篇汪曾祺笔下那《家乡的野菜》。

林徽因那句“最美人间四月天”,道尽了对春天这个花团锦簇季节的赞美。林徽因曾来过河北赵州,可她与梁思成的到来是在1933年寒冷的冬天,当然不会遇见漫天飞舞的梨花了。否则,林徽因定会惊艳于梨花盛开香雪海的景色,在她的诗行里留下一笔。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清明节后,在赵州便可看到如此景致。25万亩的梨园中万顷梨花应时绽放,十里花海银装素裹,堆雪砌玉,漫天洁白,堪称人间仙境。海内外踏青赏花者一年多似一年,只为赴这场浪漫的梨花约会。

一早,我便约朋友们踏上熟悉的观花路,我们刻意避开官方沿途搭建的观光台,去寻一片清净的梨园赏花。车窗外是一树一树的梨花,树下,绿的小麦、黄的油菜、紫的二月兰相互映衬,一簇簇花团铺天盖地般向我们涌来。

我们来到杨户村一片连绵的百年梨园。嶙峋粗壮的老树均在百年以上,那长满青苔的树干似披着鳞甲的乌龙。

穿行梨园,不时可见三三两两的青年男女,女孩嗅着花香,数着花瓣,无不沉醉于梨花的圣洁,男孩则举起相机,留下她们青春的倩影。

梨园可以远观,感受它的波澜壮阔,也可以近瞧,领略其妩媚细腻。轻轻走近梨花,像抱起一个新生的婴儿,那花瓣像极了婴儿粉嫩的小手,手中托着红红的花蕊,让人心生无限的爱恋。而一簇梨花挤在一起,或含苞欲放或绽放吐蕊。迎面突现几株桃树,桃花犹如白茫茫画纸里洒下几滴粉嫩的红,尤为醒目。

梨林深处,有丝竹声传来。起初,我以为是游客自娱自乐,循声走去,却是当地梨农在劳作。电动三轮车紧靠大树之下,上了年岁的农人正握锄除草,树杈挂着唱戏机。一些游客在梨林旁的餐馆品尝梨乡特色美味大锅菜、葱花油酥饼、荞面饸饹……

其实,赵州梨花节的乐趣远不止此。不必去描摹写“梨花一枝春带雨”,不必去吟唱“梨花院落溶溶月”,尽可去听听梨园里的各种鸟鸣,采摘些春天的野菜带回家,最好呢,再于电脑前,写一篇汪曾祺笔下那《家乡的野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