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钟楼街上海酒店:充满铅和新颜色

来源:太原市融媒体中心

欧式拱型花色玻璃门窗、彩色琉璃的各类吊灯、复古怀旧的老式家具……别具一格的复古风情,让人一进门就有一种回到老上海的感觉。“目前,我们正在进行开业前的最后准备,品牌重塑指日可待。”上海饭店现任经理郭江对老字号的重新开业信心满满。

说起成立于1956年的上海饭店,可能一些年轻人感到陌生,但对于老太原人来说,它是几代人的记忆。这里不仅见证了太原经济的繁荣,更是太原餐饮界的一张名片。如今,上海饭店涅槃重生,在钟楼街原址开启了新征程。

从鸿运楼到上海饭店

作为第一任经理,84岁的邵之英对上海饭店怀有很深的感情。邵之英是上海本地人,13岁就到“鸿运楼”当学徒。他清楚地记得,到太原组建上海饭店时,地点定在了钟楼街一处三栋楼房组成的小建筑群,很是气派。“正楼是一座明清风格的楼阁式两层建筑,正面十根紫红色大圆柱矗立在十个石础上。门楣上悬挂着金光闪闪的牌匾。”邵之英感慨万分。

上海饭店的前身是上海市久负盛名的“鸿运楼”酒家。1956年,经商业部批准,“鸿运楼”酒家成为支援内地建设的企业之一,同年10月3日,“鸿运楼”酒家启动内迁山西工作。“当时我们带着全套厨具和38个员工来到太原。”邵之英回忆说,同年11月底,“鸿运楼”酒家内迁完成,建在太原市最繁华的钟楼街,并更名为“上海饭店”。

老字号一般都有独门绝技。同样,上世纪60年代,上海饭店吸取江、浙、徽、粤各菜系的烹饪特点,因其“选料精细、刀工精巧、配菜讲究、烹制独特”的特色,一跃成为太原市的知名饭店之一。随后,它又兼收并蓄太原本地流行的晋、豫等菜系口味,逐渐形成了“集百家菜系于一身,冶千家精粹于一炉”的“新上海菜”。菜肴四季有别,风味清鲜,淡而不薄又甜咸适中,可谓南北皆宜。

回味片儿汤和小笼包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普通老百姓一年去不了几次饭店,只有逢年过节或遇到他人吃请才有机会“下馆子”。当时如果能去一次上海饭店吃饭,那真是值得逢人就念叨念叨的美事。

“上世纪60年代初,钟楼街特别繁华,吃早点的顾客人山人海,经常凌晨三四点就有人排队。”邵之英回忆说,“当时早点‘片儿汤’最有名,炝个花椒油,甭提多香了!”有时候见一家大小一起吃早点,每人喝碗8分钱的片儿汤,就像过节似的,一家人其乐融融,那种满足和幸福感,现在仍然记忆犹新。“早点从7点到9点,每天100斤面的片儿汤不到两个小时全部卖光。”

同样热销的还有鲜肉小笼包。“小时候,只要爸妈发了工资,我们就会缠着去上海饭店吃一顿‘鲜肉小笼包’,那是许多‘70后’的美味记忆呀!”太原市民廖兴光说道。

邵之英介绍,这种包子由从事饮食业40多年的名厨解泽林师傅在技术和工序上把关,由从业30年的名厨师冯连生制馅,具有皮薄馅大、卤汁饱满、鲜美可口、入嘴“一口汤”等特点,受到国内外宾客的称赞。

进入上世纪80年代,上海饭店重新改造,“改造后,我们最多一天开过108桌喜宴,最便宜一桌饭也得十几块钱。”邵之英说,2元一份的什锦砂锅是每桌必点的菜品,如果能点一份2.4元的全福鱼翅那就很上档次了。

努力打造特色城市餐厅

淡出视野20多年,如今,上海饭店终于重新开业。在钟楼街东段复建的上海饭店,一眼可见明清风格的中式飞檐翘角,室内是民国式装修风格,别有一番韵味。一进大厅,欧式拱型玻璃的门窗映入眼帘, “开业后,店内再配上彩色琉璃吊灯、摆放上复古怀旧的家具摆件,再播放一段古典爵士风情的音乐,老上海的味道会特别浓。”郭江说道。

变化日新月异,但传承永不落幕。开业前,上海饭店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原来的味道找回来,“目前已选用了一批掌握地道上海菜的厨师,外加以前店内老师傅们的指导,争取尽快带出让大家满意的厨师队伍。”郭江说,届时,“三鲜脱骨鱼”等老招牌菜将回归,擦亮这个老字号品牌。

老字号的价值在于“老”,劣势也同样在于“老”,因此,其出路必在于“新”。“我们提倡健康饮食,开业后,除了以上海传统本帮菜为主外,还会结合江、浙等菜系的特点,逐步推出新的菜品。”郭江说,要争取将上海饭店打造成太原特色城市餐厅+文化名片的网红打卡地。

期待开业后的上海饭店再展雄风,前程灿烂。

来源:太原日报

本文来自【太原市融媒体中心】,仅代表作者观点。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传播服务。

ID:jrtt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