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江大酒店见证了改变世界的时刻

上海出过许多名人。但锦江饭店的首任董事长董竹君,真正配得上“传奇”二字。上海拥有许多饭店,但说到老牌,谁也没法逾越新中国第一家国宾馆:锦江饭店。

1

1951年6月初,在《解放日报》第4版刊登了一则《锦江川菜馆、茶室代表人董竹君启事》:兹将本人经营之锦江川菜馆及锦江茶室作价投资创办锦江饭店有限公司(长乐路一八九号原十三层楼)……

紧贴这条消息的是另一条消息《锦江饭店有限公司开幕启事》:“本饭店(长乐路一八九号原十三层楼)下设旅馆餐厅及茶室等,除已呈请上海市人民政府工商局转呈中央私营企业局登记外并奉批准先行开业,谨择于一九五一年六月九日开幕。锦江川菜馆迁至十一楼餐厅营业,锦江茶室仍在雁荡路八十号原址营业。此启。”落款是“锦江饭店有限公司董事长董竹君”。

几天后的下午,在这幢有了新用途的饭店,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反对美国侵略委员会上海分会举行茶会,欢迎朝鲜人民舞蹈家崔承喜。参加茶会的一百多人由此也见证了这家传奇饭店翻开历史新一页:6月9日,新中国第一家国宾馆锦江饭店正式成立。

光阴荏苒,如今门牌号为茂名南路59号的锦江饭店,迎来了成立70周年。

身处市中心,但锦江饭店坐拥闹中取静的3万余平方米。在饭店的锦北楼、峻岭楼、贵宾楼、锦楠楼和锦江小礼堂内,一共留下过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500多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的脚步,包括了半个世纪中大量的世界政坛风云人物,其中有尼克松、蓬皮杜、密特朗、里根、田中角荣、撒切尔夫人、希思、霍克、施罗德、科尔、铁托、李光耀、柯雷蒂安、尼赫鲁、苏加诺、西哈努克……这里举行过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中共八届七中全会;这里接待过中央和各地党政部门领导;这里发表了《中美联合公报》;这里安排过上海合作组织的有关活动;这里留下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成员经济体领导人的身影……

从20世纪30年代董竹君女士创立的锦江川菜馆起步,一直到今天上海市国资委全资控股的中国规模最大的综合性酒店旅游企业集团之一锦江国际集团,锦江饭店起到了关键作用。

2

上海出过许多名人,其中拥有精彩经历的女性不在少数。但锦江饭店的首任董事长董竹君,真正配得上“传奇”二字。

董竹君,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生于上海,家境贫寒,少时被迫在青楼卖唱。追求进步的她得到革命党人夏之时的倾心,与之结为伉俪并逃出火坑,1915年赴日留学。她曾追随丈夫到四川生活,虽然贵为都督夫人,但面对越来越庸俗的丈夫和封建保守的大家庭,董竹君于1934年毅然离婚后,独自带着四个女儿在上海生活。1935年3月15日,董竹君创办的锦江川菜馆在大世界附近的华格臬路(今宁海西路)开业。1936年1月28日,董竹君又在法国公园(今复兴公园)附近的华龙路(今雁荡路)租赁了中华职业教育社大厦北部楼下、邹韬奋先生所开的生活书店南隔壁的房子,开设了锦江茶室,并利用经商办企业的机会一直为共产党做掩护工作,收集资料情报,资助中共地下党组织和革命同志。新中国成立后,董竹君将全部资产上交国家,两店成为今日锦江饭店前身。

作为新中国第一家国宾馆,甫一开幕,就接到任务:中共中央决定将中国共产党八届七中全会放在锦江饭店举行,并选定在锦北楼(建于1926年,原名华懋公寓)和峻岭楼(建于1934年的四层公寓)之间建造容纳300人的会场。中央对小礼堂的建造有明确的八字要求:庄严、朴实、适用、保密。1959年4月,正是在这里,中国共产党八届七中全会举行。

1960年3月,毛泽东在锦江饭店专门宴请上海的革新能手、劳模代表,称赞上海技术革命搞得很好,提出要从工人中培养大学生、工程师和作家。在他的倡议下,第一批工人工程师在上海诞生。

1972年,也是在锦江小礼堂,《中美联合公报》在此诞生。

如今在锦江饭店市场营销部工作的徐沈伟,在档案里找到了在这历史时刻,大厨精心烹饪宴请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的菜单。当时,总统先生品尝了干烧明虾球、芙蓉仔鸡片和草菇焖蚕豆三道菜。其中的干烧明虾球,正是锦江饭店历史沿革的一个小小缩影。

锦江是流经成都的重要河流,曾在四川生活过的董竹君将川味带到上海,并予以改良,最终形成独具特色的海派川菜。尼克松此次访华,被称为“改变世界的一周”。在这样一个历史时刻,由中国两地江河共同孕育的一道菜,被跨越太平洋来和中国人民握手的美国总统品尝。

尼克松后来又于1982年8月和1993年4月两次下榻锦江饭店。1993年,80岁的尼克松第三次访华,4月12日上午,当他的轿车缓缓驶进饭店大门时,他一眼就认出了锦江小礼堂,脱口而出:“就在这里。”在锦江小礼堂,锦江饭店特别安排了参加1972年接待的工作人员再次接待,看到当年的熟面孔时,尼克松特别高兴。

3

1997年,在北京,曾担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至第七届委员会委员的董竹君逝世。在生命最后的日子,她出版了长篇回忆录《我的一个世纪》。

此时,在上海,也是徐沈伟和孙宝华作为新生代员工刚刚加入锦江饭店的日子。徐沈伟进入厨房,听大厨讲述为各国元首掌勺的传奇,也尝到了传说中的巴蜀飘香、锅炸鲜奶、芥末牛排等名菜。孙宝华则在贵宾楼服务,见证了改革开放初期来往上海的许多传奇名人。

贵宾楼前身为建于1934年的格林文纳公寓,东西两条属于公寓楼,中条全部为酒店套房。和一般的旅店不同,在锦江饭店贵宾楼里,以招待长住客人为主。20世纪90年代,许多常年往来上海经商的客人,多以在锦江饭店拥有自己的房间为荣。他们有的在楼里住的时间长达数年,不仅称呼自己的房间为“家”,对房间内的装饰乃至插花和日用品有自己的喜好,还把年轻的客房服务人员当作家人,甚至说得出具体某位服务员的脾气和爱好。

在锦江饭店,孙宝华接待过明星艺人梅艳芳、黎明、张国荣,曾经在深夜下班时看到初代追星族苦苦蹲守在饭店门口。孙宝华也接待过来自美国的拳王泰森,对方卷起袖口给她看手臂上的刺青图案。还有一些来自海外的客人,会特意张口对孙宝华说上海话,显示着华侨华人对故土的依恋。

不过,让孙宝华印象最深的贵宾楼客人是钱伟长。老人家对服务员十分随和,如同自家的祖父一般,对饭店提出的唯一要求是“饭菜不必多,饭菜不必好”。在套房里,一般人使用率最高的是卧室和客厅,但钱伟长使用率最高的是书房,他会请服务员到福州路某家商店买来宣纸,在书房里埋头写字,一点没有架子。

转瞬之间,锦江饭店70周岁。在如今的社交平台上,能看到客人到锦江饭店用餐或者住宿,以在锦江小礼堂打卡为荣。这幢见证过多少风云往事的饭店,一如往昔地保持着闹中取静的低调,而在“庄严、朴实、适用、保密”的背后,蕴藏着见证改变世界时刻的沉着。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来源:作者: 沈轶伦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