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酒店的魅力

国际饭店算是识别上海的尖顶之一,而她的最大魅力正是其个性与生命力。

  小辰光,我喜欢乘电梯。当时上海高楼少,开电梯有专职司乘。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跟着国际饭店的一位女司乘,上上下下过足电梯瘾。每至一个层面,我总要走出电梯门去打量,看到了饭店内里的景象。印象最深的是,每一层楼电梯门的颜色各异,有红色、乳白色、深咖啡色,还有一种紫色隐约能见到其间银色的花草,显得特别迷人。电梯门的色调与走廊的色调及装潢十分协调。因廊间结构与着色都不一样,似乎能让人感受到建筑生命的神秘悸动。难怪历经百年沧桑的国际饭店依然摩登。可惜后来经内部装修,那些被视为不规整的东西,几乎都改成统一的了。

  我们到陌生城市,无非凭着几个建筑物的尖顶来识别,国际饭店算是识别上海的尖顶之一。1950年,其顶层塔楼的中心旗杆被确定为上海原点。国际饭店外立面用的是国货面砖,名曰泰山,色泽如山体,日晒雨淋风蚀尘染,历久弥新,未闻有过脱落。这座建筑,有高耸且稳定的外部轮廓,阶梯状的塔楼,表现出建筑师邬达克喜欢与自然呼应的设计风格。建筑物若与自然山水协调,经得住岁月磨洗,才会魅力不衰。在上海历史建筑中,国际饭店沉降最少,楼基用的是不会烂的美松做木桩,每根直径35厘米、5根一组的高密度梅花桩,深嵌地底40米,其上是钢筋混凝土浇筑的筏形基础,承重力无比。曾经的远东第一高楼,早已被林林总总的楼群淹没了,难掩的是其气质。这种气质,是从建筑的“根部”和“内部”散发出来的。

  一座建筑,好在哪儿?好在能成为打卡地吗?那等于说,建筑的魅力全在于造型与外表。于是,现代建筑最好看的是模型,最理想的状态是揭幕剪彩时刻的光鲜。为能炫耀于世,或刚愎仿古,摩登高楼盖上歇山顶,犹如一身西装头戴瓜皮小帽;或决绝求新,小区楼盘打翻调色板,进出居民好似误闯儿童乐园。因为执着于模型时空,变得不再执拗于建筑功能了吧。

  建筑大师高迪说:“艺术出自大自然,自然最美。”后来我有机会去巴塞罗那,乍见高迪设计的圣家族大教堂,就像从地下长出来的建筑,长了一百三十多年还在长(预计2026年完工);大地颜色的外立面,由充满动感的曲线组成,印证了《易经》“曲成万物而不遗”的原理。通常我们看到的都是建筑物“白”的一面,“黑”的一面埋在地下、躲在内里;而恰恰是,黑决定白,内决定外。进入圣家堂内部,你会惊讶其采光设计,让阳光透过高大狭长的窗棂,就像丛林中洒下的自然光;让人充溢自由感,仿佛置身原始森林。

  好的建筑有生命,人们或许不知其珍贵,恐怕自身亦不解,何以长成如此?毋宁说是建筑物造就了建筑师。既有生命,必合四时之序。我想,国际饭店因其充满内在张力,是斑斓、成熟的秋的象征。时下一些高层建筑,追求新潮,一式的明媚,像是从模型里移出来的,无“根”无“内”无“细节”,一分旧打一分折扣,七折八扣,衰颜难睹。而建筑最大的魅力,正是她的个性与生命力。(项秉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