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雪海_网易新闻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挼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花。

若是有心,手捧一杯香茗,翻看漱玉词集;若是有意,独立梅花树下,品悟易安风情。你定会发觉,书中的每一页都是玉露滚珠,晶莹梦幻;定会感觉她的每一步都是莲步生香,香飘雪海。

我当真信了“名如其人”这句话,纵观她的一生,确乎亦是如此。她的前半生若朗月清照,后半生似浮萍易安。这是一个幸运的姑娘,上天赐给她显赫的家庭,姣好的容貌,更重要的是赋予她满腔写不尽的柔情似水。这亦是一个不幸的妇人,上天夺走了她的如意郎君,又毁了她的家国山川。从此,美梦尽断,唯有独枕寂寞。

读罢《漱玉词》,心中的那一幕珠帘已然揭开,清照的一帘幽梦面对世人欲诉还休。伸出手去,本想安慰她几句,却只触到那满袖的愁思。沉甸甸的,令人无法释怀。

题记中的《清平乐》,正是易安对自己一生的追忆之作。全词以梅花为线索,少年以梅为友,中年以花为媒,老年感花伤怀。可谓字字珠玑,句句带泪。曾经有过一段美好的韶华时光,而今却不知要飘零到哪里去。终究物是人非,缘尽情灭。唯有随风,散了那最后的一缕精魂去。

听!是谁又横笛,吹响这曲《梅花落》?有道是,莫恨香消雪减,须信道,扫迹情留。难言处,良宵淡月,疏影尚风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