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在杭州,就有这么一位耄耋画家,在南山路生活了一辈子,也观察了一辈子的西湖松鼠。画了30多年的松鼠,见证了西湖30年来的生态环境变迁。

今年83岁的朱颖人,1930年生于江苏常熟,1952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并留校任教,现在是中国美院教授。

这次朱颖人画展,在胡雪岩故居内老七间一楼举办。展出的画是37幅花鸟画,全是朱颖人先生的新作,都是第一次公开展出。

在所有展出的画中,最招人喜欢的,就是朱颖人画的松鼠。笔墨丰富,清雅脱俗。画中的小松鼠,每只都叫人看了忍俊不禁。

一只只可爱的小松鼠,要么趴在大樟树上,要么倒挂在树干上,探头探脑,东张西望,仿佛在寻找地上有什么好吃好玩的东西。

朱颖人画的松鼠,其实非常简单朴实,除了松鼠,有树有花,色彩鲜艳但不俗气,大人看了喜欢,小朋友看更觉得有趣。

“那时候,美院宿舍就在孤山边上,有很多松鼠在宿舍窗口外蹿上蹿下。有调皮的年轻人,会拿着打松鼠。”回忆起当年趣事,老先生津津有味。

一直到上世纪70年代末,朱颖人才开始画松鼠。画了不少,但第一幅“成名作”是1981年画的一幅《水墨松鼠画》:两只调皮的小松鼠,趴在树枝上,朝大树上方张望。不知道是看果子,看同伴,还是看小鸟让人看过以后,浮想联翩。

从此之后,朱颖人画松鼠,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他从灵隐画到苏堤,从玉皇山画到茅家埠,从清晨画到日落,从早春画到霜叶飘红,西湖边的松鼠,让他画了个遍。30多年来,朱颖人创作了数百张松鼠图。

1988年的《松鼠图》上的诗题写着:“松鼠松鼠握笔追视,废纸三千如何求是?”那时候松鼠怕人,要画就得追着它跑,浪费了很多纸。

到了1991年,画了《四顾无人欲下来》和《古藤松鼠》:松鼠爪子和尾巴紧紧扒着树干,似乎怕强敌在伺,这样的姿势有利它随时逃跑。朱颖人观察松鼠多年,感觉它们和人类还是有距离,害怕受到伤害,都战战兢兢。

2006年,北山路、湖滨路经过整治,松鼠也会欣赏美景。《湖山新景》里,松鼠抱着树干,仿佛从宝石山上张望西湖全景。

到了2009年,松鼠就跟家里养的猫一样了。《石榴松鼠》里,松鼠对石榴都没食欲了,就盯着游客手中的零食。

朱颖人说,从2009年开始,西湖边松鼠数量大大增加,比30年前多了四五倍。每到节假日,游客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松鼠会大模大样地,直接从人手里抓瓜子、苹果、栗子。

熟悉朱颖人的朋友,都知道这么个段子:27年前,他丢过一幅爱作《香雪海》。三年前,他在浙江美术馆开画展,有位先生,竟然拿着拍卖来的《香雪海》,让朱颖人先生在画上添上一两只小松鼠。

昨天,朱师母也陪着一起过来,说起画松鼠,老太太总有些“不平”:“还有些人说,朱颖人只会画松鼠。都怪他,人家问他讨画,他总是有求必应,不好意思说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