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作者初探(十

吴梅村写的是小说,小说就是想让广大的普通百姓都能乐于接受而能得到广泛的传播,所以我们找答案不能离开本书去找,否则就会缘木求鱼,南辕北辙,所谓方向不对,努力白费,正是此处关节。宫廷档案有几个人能看得到?即使能看到,又颇费周章,又多费时日,又徒费精力,绝不是本书创作目的,以吴老为人,绝不会给读者制造这么大的麻烦,属于自绝读者。这点相信吴老创作之初就已经想到了,所以他才把批语和书组合在一起并行,成为《红楼梦》的重要组成部分,相辅相成,互相认证,给读者以提示,引导读者看懂这部书。

为什么说妙玉是吴梅村的化身呢?先来看妙玉这个名字,妙玉者,妙语也。《红楼字梦》里的文字确实是妙语连珠。再看妙玉住的地方叫“栊翠庵”,栊者,拢也,归拢整理之意也;翠者,提取其精华之意也。“栊翠庵”就是收集素材,整理材料,提炼主题,从而写作成书,是一个做这样的事的地方。“栊翠庵”最明显的特色就是“十数株红梅”,因为《红楼梦》中主要人物除了判词、判曲以外,都有判画这个特征,我们也可以把这个看做是判画,是暗指吴梅村。妙玉从小在“玄墓蟠香寺”出家为尼,“玄墓”:山名,亦作元墓,在今苏州吴县。相传东晋郁泰玄葬此,故名。它与光福、邓尉、灵岩诸山相连,多植梅花,花开望之若雪,有“香雪海”之誉。明唐寅《玄墓山记游》有““塞路梅花故”之咏,可见梅花之盛。此处作者又间接的大肆渲染了一回梅花,梅花盛开都成了“香雪海”了,落花都“塞路”了,真是靓丽风景,应该也是天下闻名。而吴梅村的遗嘱里还说“葬我邓尉、灵岩之侧”,“香雪海”正是玄墓、光福、邓尉、灵岩诸山的景象,相互印证,直指吴梅村。也就是说吴梅村等于妙玉是由邓尉、灵岩和玄墓的梅花联系在一起的。这个证据也非常有力。

而收梅花上的雪埋在地下,以为炎夏之饮,这是南方人至今的习惯。书中所叙妙玉所用茶水系“五年前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统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开了”,正是此一习俗的如实反映。妙玉在本书里又是个“槛外人”,就是说妙玉不在本书人物故事之列,确切的说不在作者之列,也就暗示了吴梅村没有参加后续的创作。又是“畸人”,畸形人格就是指他仕清变节一事而言。书中所写妙玉的“畸人”特征就是“洁”,而且“洁”的不要不要的,一只成窑的杯子就因刘姥姥吃了一口茶就不要了,那可是成化的鸡缸杯呀,是皇家内用之物,在当时也是非常名贵的,非常非常的值钱啊。用我们东北话说这就是个败家老娘们,你说她“畸人”到什么程度?“洁”也可以理解成“节”,不是气节,是变节,有这个意思在里面。“过洁世同嫌”就是变节了世人都一起嫌弃他。“欲洁何曾洁”就是想要不变节又何曾没变节?古文中的语法可以这样翻译。邢岫烟说妙玉:“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就是暗示我们妙玉可能是男的,“僧不僧,俗不俗”正是现实生活中吴梅村的真实写照,吴梅村有“大云道人”的名号,在书中还有“情僧”的雅号,虽然生前没有出家,却死后要“殓以僧衣”,这些都更加进一步证明妙玉是吴梅村的化身。

作者把妙玉这个“槛外人”安排在这部书里干嘛?目的就是来向广大读者透露《红楼梦》一书中的大概情况。

当下贾母等吃过茶,又带了刘姥姥至栊翠庵来。妙玉忙接了进去。至院中见花木繁盛,贾母笑道:“到底是他们修行的人,没事常常修理,比别处越发好看。”一面说,一面便往东禅堂来。妙玉笑往里让,贾母道:“我们才都吃了酒肉,你这里头有菩萨,冲了罪过。我们这里坐坐,把你的好茶拿来,我们吃一杯就去了。”妙玉听了,忙去烹了茶来。宝玉留神看他是怎么行事。只见妙玉亲自捧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小盖钟,捧与贾母。贾母道:“我不吃六安茶。”妙玉笑说:“知道。这是老君眉。”贾母接了,又问是什么水。妙玉笑回“是旧年蠲的雨水。”贾母便吃了半盏,便笑着递与刘姥姥说:“你尝尝这个茶。”刘姥姥便一口吃尽,笑道:“好是好,就是淡些,再熬浓些更好了。”贾母众人都笑起来。然后众人都是一色官窑脱胎填白盖碗。那妙玉便把宝钗和黛玉的衣襟一拉,二人随他出去,宝玉悄悄的随后跟了来。只见妙玉让他二人在耳房内,宝钗坐在榻上,黛玉便坐在妙玉的上。妙玉自向风炉上扇滚了水,另泡一壶茶。宝玉便走了进来,笑道:“偏你们吃梯己茶呢。”二人都笑道:“你又赶了来飺茶吃。这里并没你的。”妙玉刚要去取杯,只见道婆收了上面的茶盏来。妙玉忙命:“将那成窑的茶杯别收了,搁在外头去罢。”宝玉会意,知为刘姥姥吃了,他嫌脏不要了。又见妙玉另拿出两只杯来。一个旁边有一耳,杯上镌着“分瓜瓟斝”三个隶字,后有一行小真字是“晋王恺珍玩”,又有“宋元丰五年四月眉山苏轼见于秘府”一行小字。妙玉便斟了一斝,递与宝钗。那一只形似钵而小,也有三个垂珠篆字,镌着“点犀{乔皿}”。妙玉斟了一{乔皿}与黛玉。仍将前番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来斟与宝玉。宝玉笑道:“常言‘世法平等’,他两个就用那样古玩奇珍,我就是个俗器了。”妙玉道:“这是俗器?不是我说狂话,只怕你家里未必找的出这么一个俗器来呢。”宝玉笑道:“俗说‘随乡入乡’,到了你这里,自然把那金玉珠宝一概贬为俗器了。”妙玉听如此说,十分欢喜,遂又寻出一只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的一个大{台皿}出来,笑道:“就剩了这一个,你可吃的了这一海?”宝玉喜的忙道:“吃的了。”妙玉笑道:“你虽吃的了,也没这些茶糟踏。岂不闻‘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骡了’。你吃这一海便成什么?”说的宝钗,黛玉,宝玉都笑了。妙玉执壶,只向海内斟了约有一杯。宝玉细细吃了,果觉轻浮无比,赏赞不绝。妙玉正色道:“你这遭吃的茶是托他两个福,独你来了,我是不给你吃的。”宝玉笑道:“我深知道的,我也不领你的情,只谢他二人便是了。”妙玉听了,方说:“这话明白。”黛玉因问:“这也是旧年的雨水?”妙玉冷笑道:“你这么个人,竟是大俗人,连水也尝不出来。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开了。我只吃过一回,这是第二回了。你怎么尝不出来?隔年蠲的雨水那有这样轻浮,如何吃得。”黛玉知他天性怪僻,不好多话,亦不好多坐,吃完茶,便约着宝钗走了出来。

这段文字羡煞过多少人?糊涂过多少人?惊艳过多少人?沧海横流,逝者如斯,有多少人到死都没有明白这段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真是死不瞑目啊!叹叹!这段话就是汇报《红楼梦》创作的大致情况。先总体分析一下,妙玉给贾母、刘姥姥等人喝的是雨水茶,而给黛玉、宝钗、宝玉喝的是更高一级的梅花雪茶,这里贾母的身份最高,按理有了好茶应该首先孝敬贾母才是,这要是露了妙玉情何以堪啊?以后还怎么混?尽管你是“槛外人”,尽管你高傲,尽管你有洁癖,但你是大家闺秀,仕宦之家,怎么会乱了礼数?如果妙玉不是影射吴梅村,任你是谁,都无法解释这段怪异文字。我的理解就是妙玉给贾母、刘姥姥喝的雨水茶是让她们看《红楼梦》中比较肤浅的内容,表面文章,即《风月宝鉴》的正面,而给黛玉、宝钗、宝玉喝的梅花雪茶是让她们看《红楼梦》更深的主题,是《风月宝鉴》的反面。那位说了,《风月宝鉴》正面是小说,能看死人的,怎么会给贾母看?这个时候的贾母、刘姥姥、宝黛钗就已经不是《红楼梦》中人了,而是广大的读者群,各个阶层的都有,向广大读者透露信息。而且代表底层人民的刘姥姥喝完还有一句台词呢:“好是好,就是淡些,再熬浓些更好了。”明显是嫌不够热闹,就是图个热闹,也看不出真谛来。贾母道:“我不吃六安茶。”妙玉笑说:“知道。这是老君眉。”这里面一个是以地名命名的“六安茶”,一个是以茶叶共有属性命名的“老君眉”,两个都是安徽凤阳(只一句便知内容,相信列位都是巨眼)一带的茶叶,“六安茶”是实指,而“老君眉”是泛指。贾母话的意思是说写《红楼梦》别实打实的写,要讲究点技巧,掩人一些耳目,妙玉回答的意思是知道,虽然没有换汤,但已经换了药了。“然后众人都是一色官窑脱胎填白盖碗。”这句可有可无,格楞楞的来了这么一句,仔细看看,就注意了两个字:“脱胎”。就是说《红楼梦》已经脱胎了,你们现在用的盖碗只是表面光鲜华丽,它的真实的内涵已经脱胎换骨了。

再看和宝黛钗喝茶的情景,给宝钗倒茶的茶具是“晋王恺珍玩”,王恺斗富,死后被称为丑公,可见妙玉对宝钗厌恶到什么程度。因苏轼经常和僧人喝茶赋诗,用他来遮掩一下,给人的感觉这就是文人僧人之间的品茶聊诗,写的非常小心。宝玉用的是妙玉惯常的吃茶的“绿玉斗”,以妙玉的洁癖,给宝玉用自己的杯也确实是奇了,没有人可以理解,但在我这就很容易理解了,因为妙玉和宝玉实质是一个人。宝玉有“通灵宝玉”,“通灵宝玉”又是《石头记》里的石头,这块石头又是《石头记》的作者,所以宝玉这个时候和妙玉就是一体了,因此才共用一个茶具。接下来妙玉说茶:“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骡了”,中心就是告诉我们读《红楼梦》要细读,得品。“黛玉因问:“这也是旧年的雨水?”妙玉冷笑道:“你这么个人,竟是大俗人,连水也尝不出来。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开了。我只吃过一回,这是第二回了。”收梅花雪就是收集整理提炼《红楼梦》的素材,进而写作成书。妙玉说是五年前开始收集的,主一共写作五年时间,“我只吃过一回,这是第二回了”主一共写了两遍。写了多少呢?“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曲”、“节”都是“回”,九曲就是九回,九曲为一环,一共十环,共一百二十节就是一百二十回。那位说了,你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啊?九回为一环,一共十环,那才九十回呀?怎么是一百二十回?我首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我数学不是体育老师教的,是曹雪芹教的。曹雪芹就这么教我的:九回乘十环就等于一百二十回。我估计这个地方有人故意动过手脚,打个埋伏,让我难堪。但我们知道现在的通行本《红楼梦》是一百二十回,而且知道,后四十回不是作者原创,是后人补的。我们通过读《红楼梦》确实感觉有九回为一个单元的特点,这样我们如果能确定一个数字是可靠的,那么另一个数字就是有些问题的,因为一百二十回自身的不可靠,而九回一个单元又是我们自己判断出来的,有时候我们一定要自信,相信自己比相信别人更可靠,我们就大胆一回,定“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中的“九”是准确的,这样不管几环,最后的回数一定是九的整数倍。这样就可验证一百二十回的通行本确实是后人增补的。但这个数字既然堂而皇之的赫然出现在《红楼梦》四十一回中,那么补写后四十回的人也应该是参与了解《红楼梦》前期的一些主要创作情况的。这段文字经我这么一解释,可能都会令百家讲坛都非常难堪,没办法,我只能说我不是故意的。

妙玉还有一次出场,就是七十六回,中秋之夜,湘云、黛玉在凹晶馆联诗,当联出“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1]

的警句,二人不知如何往下接时,妙玉现身,请她们到栊翠庵中,亲自提笔续足全诗。其“钟鸣栊翠寺,鸡唱稻香村”等句透出晨光熹微、朝气蓬勃之象,立意将湘、黛凄楚之句翻转过来

。湘云、黛玉在凹晶馆联诗,是预示个人命运和结局的,湘云和黛玉联完自己的结局以后就不知道怎么联了,因为别人的命运和结局从她俩嘴里说出来不合适,这个时候妙玉把各人的命运和结局续完,并且把它又翻转过来,不仅力挽狂澜,而且还知道他人的命数,得到她师父极精演先天神数的真传了。具备这样的能力,只有作者可以做到,因为作者就是他自己小说里人物的上帝,主宰着书中的人物命运,从另一个侧面进一步验证了妙玉是吴梅村。

本回我们论证了吴梅村是《石头记》的原创作者,妙玉是吴梅村在书中的化身,并且知道了他用了五年的时间,写了两遍,第一遍肯定写的是草稿,第二遍肯定是修改稿,基本成型,否则也不会弥留之际如此自信的“殓以僧衣,立一圆石”了。我们还知道九回为一个单元主题,并且推断出总回为九的整数倍,根据作者对数字求全求美的心理,结合书中数字的完美运用,我们可以预测一下,应该是12和360这俩个数字最为妥当,360合周天之数,12为《红楼梦》作者最为喜爱的数字,如果选择360,这个数字,可以定为回,但这个数字显然有点大。如果选择12这个数字可以定为环,这个数字比较靠谱。仅供参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