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矶工农兵饭店停业 网红美食传奇落幕

。27年来,这个老旧的苍蝇馆子靠着食客们的口口相传,熨帖了无数食客的胃。很多人绕了大半个南京城,就为了来寻一口记忆里的味道。

9月26日,老板孙立民在玻璃窗贴上了停业告示。 尊敬的客户,对不起!因拆迁,停止营业。 两张红纸对称地贴在两旁,不走近看,可能会以为这是饭店风的 妆点 。

赤色的红墙,斑驳的木门。透过玻璃窗,店内漆绿墙,贴着花窗纸,俨然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国营风格。饭店没有招牌,但熟悉的食客都已经将它的名头嵌入味觉记忆里。

与往日的熙熙攘攘不同,随着工农兵饭店的停业,这条街也倏忽一下静了下来。虽然已经贴出了停业告示,但仍有一波又一波不知情的食客从市区开车赶来。

吃了几十年的老馆子。60多岁的食客老李神情黯然,一遍又一遍地询问隔壁杂货店的老板娘, 为什么不做了,开到别的地方了吗?

要拆了啊。老板都70多岁了,还干得动?也是时候退休,回家养老了。 杂货店老板娘叼起一根烟,跟邻里韶起来。 这周边的生意都是他们带起来的,他们停了,我们也得关了,散咯,坚持不了几天了 ……

收废品的阿姨整理着饭店的杂货, 不会再做啦,老板把东西全卖咯 。锈迹斑斑的空调外机,铁质的大锅铲 …… 车上还绑着一个铁皮炉,裹满了煤灰。以往,它就被支在店门口,铁皮炉上架着几层大蒸笼,氤氲烟火是食客记忆里朴素又难以割舍的味道。

食客们说,工农兵饭店吃的是江鲜,只收现金不刷卡,每天菜品看当日的采购。不能点菜,只能点套餐。 没有富丽堂皇的门头,菜品也算不上精致。服务员都是大爷大妈,态度一般,但嗓门战斗力极强。说起来一堆的毛病,但是吃得是味道好,价格也实惠。

在这家店当了二十几年服务员的老阿姨说,他们这群人原本是附近食品厂的工人。上世纪90年代,大家下岗之后再就业,在这里开起了店。一开始卖包子,后来开始做江鲜。

慢慢,名声起来了。吃得人也多了。 几个老伙计就这么坚持了二十多年,名声也开始越传越广。阿姨指着巷尾, 喏,平常人多的时候,得排到那呢。留个人在这等着,其他的到隔壁燕子矶公园走一圈再回来才能吃上。

如今,临江街拆迁,工农兵饭店也决定停业。 本来说年初要拆了。后来没动静,又一直开着。现在,真的不干了。 阿姨说, 我们这些人年纪也大了,都七老八十了。本来是摊着这里租金便宜,一个月才300,所以一直干着。换个地方租金哪有这么便宜的,老了也折腾不动了。

在工农兵饭店对门,春江照相馆留下了旧时光的影像。再往小巷里面走,一个个老店扑面而来:燕子矶日用杂品商店、燕子矶五交化商店、燕子矶商场、放心粮油、燕子矶活动中心 ……

时期的燕子矶,乃是除下关码头外南京最重要的码头。这里商船客船渔船如织,临江街、新燕街与如今的永济大道一带,家家户户都是小桥流水的江南人家。临江街可以说是当时有名的商业街,开满了各式各样的店铺。每逢集日,集市人声鼎沸,码头行人如潮。

如今,临江街上只剩下一栋栋老旧的楼房摇摇欲坠。斑驳的土砖墙写着朱红色的 拆 ,上世纪风格的铁门爬满了锈迹,时间仿佛在这里静默了。

留守的老人们说,很快,这条街就都要拆了。根据规划,未来,燕子矶老镇将打造成有历史感的 滨长江、倚外郭、拥名矶 的滨江小镇,保留部分有价值元素,比如文物、老建筑、街道等,延续和传承燕子矶老镇地区的历史文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